迷失容易放手难–為母兩年記

當媽六個月時,有寫過一篇「六個月的媽咪之路」,那時的自己剛從產後的荷爾蒙失調裡走回來,對吃喝拉撒的瑣碎小事都已游刃有餘,小亨也還未生過病,一切都按部就班著,當我說出「『陪伴,但不出手。』希望能一直做這樣讓他完全自然成長的媽媽。」時是輕描淡寫、不痛不癢的。

1.

当我以为一切都顺理成章時,問題卻接踵而來:

發燒感冒、玫瑰疹、腸病毒、流感、便秘……

生長曲線偏低、吃飯困難戶、奶睡、频繁夜醒……

怕生、慢(nei)热(xiang)、敏感……

当你抱着一个浑身滚烫的婴儿,当你第一次面对不断有三姑四婆的闲言碎语……

随时都會讓一個擁有信念的媽媽變成一隻失去理智的母獸,用把問題單一歸類的方法只想尋求簡單有效又快速的答案,在最短时间内把问题一一击破。

所幸,这是一个资讯爆炸的时代,网上随便一搜,几乎所有问题都有早早就归纳妥当的解决办法,亲友,博客,公众号,微博……如果信不过道听途说,再加上国内外各种育儿专家的书,育儿的世界里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化为无形的,在真正24小时与这个小肉球作伴前,我跟很多在这围城之外的人一样–不是什么都有人告诉你了吗,当妈能有多难?

不幸,当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马不停蹄,我迷失其中,那些看似一針見血、头头是道的方法却只是徒增了自己的焦慮而已。

固定作息睡眠訓練?他從來不在睡前哭,哪怕硬是要他睡他也不哭(好小子,這麼小就知道非暴力不合作..),剛開始就躺著玩,會坐之後就是放倒又爬起來坐著,再到後來就是直接爬起來溜下床去玩(為了他的安全他在一歲半我就教他自己怎麼下床–這是媽媽自作自受吧⋯⋯),就算是奶著他也是不睡就是不睡…

親喂母乳溫和式戒奶睡-當她快要睡著時把內內拔出來,如果哭再塞回去,如此重複?他也並不哭呀,只是多來幾次就直接徹底清醒不~睡~了~(這是換媽媽哭吧⋯⋯)

吃飯困難戶,要在副食上好好下功夫,挑戰各種好看又營養的副食食譜?他不吃粥,也絕對不吃混在一起煮的飯菜,比如各種「一口能吃下各種營養」的燉飯、加了各種肉菜的煎蛋餅,也不吃別人家的孩子都喜歡的甜甜的地瓜、南瓜、胡蘿蔔…就算趁他不注意喂了一口,也是非吐不可的結局。

家有便秘兒?食療改善-不吃的就是不吃,混在一起原本要吃的也一起不吃;軟便劑-對一個不愛甜味又不吃混合食物的小小孩喂藥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用棉花棒刺激肛門-只會加劇他更不想要便便…

每個孩子都能好好吃飯?每個孩子都能好好睡覺?每一個這樣聳動標題背後的侃侃而談,都有新手媽媽我無盡的無語哽咽。

何況這些都是最自然不過的吃喝拉撒睡了,每一天還有無數突如其來的細枝末節,不斷地在挑戰。

如果你不了解這是怎麼回事,你一定困惑不解,手足無措。鄰居告訴你:「餵奶後一定要讓寶寶打嗝!」如果不曉得根本緣由,你就無從爭辯,只好把寶寶一直放在肩膀上,拼命拍個不停,努力想把你以為必須打出來的嗝硬擠出來。這種做法可能會變成教條。這樣一來,你其實是強迫寶寶接受自己的(或鄰居的)想法,結果反而干預了自然。

可是,自然才是唯一的好方法。

因為那並不是「瘦小」、「挑食」、「便秘」、這樣簡單的詞彙就能概括的全部;因為除了跟他24小時在一起的母親外終究沒有人知道排除生理疾病如巨腸症后,他到底是纖維輸入不足、脂肪攝入不足、還是整體食量太小,甚至只是想要憋住大便不想拉而已⋯⋯

當我們开始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下一代的養育中時,每一個問題都被無數倍放大,讓我們對育兒這件事一開始就用力過猛,矯枉過正,把孩子按照人云亦云的方式去扶養:每天要吃幾次奶,每次要吃多少ml,每天要在幾點睡覺,要睡幾次,要睡多久,要吃多少克蔬菜,多少克肉,多少水果,看多少書,聽什麼音樂,一週幾次親自共讀,一天戶外活動多久……似乎忘記了我們自己也是如此的跟別人不同:我愛吃飯,你愛喝湯,我吃一碗,你吃兩碗,我愛吃肉,你愛吃菜,我愛吃辣,你愛清淡,我愛早睡,你愛早起,我愛搖滾,你愛爵士,我爱爬山,你爱下海……

我們大可以追問,媽媽如果不是整個擔起責任,又如何學會做母親呢?如果她只能做別人告訴她的事,就必須按別人的話不斷的去做、不斷的改進,還是要找更能幹的人來告訴她該怎麼改進。可是,如果她安心相信自己的判斷,她就會越做越好。

接受他在我們看來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作風,發現他竟有自己近乎完美的生活作息;

想奶睡就奶,自行入睡的能力不訓練也會自然發展(這點我還在實踐並等待當中…);

當我不再對營養斤斤計較,不再對吃什麼怎麼怎麼好保持固執,發現他其實在每一類營養裡都會有願意吃的東西,也願意嘗試新的東西,只是不想要稀裡糊塗混在一起吃(這是處女座的原因嗎?);

至於便秘,讓他自己去體會幾天不便便,讓他知道他可以自己處理他身體的感覺,情況也慢慢從最多五六天一次到最多兩天一次;

……

弗雷德·O·戈斯曼說得好:放手讓寶寶們按照自己的速度成長往往能事半功倍

當我開始明白所有的假设都是空中楼阁,所有的理论有假设的前提,當我開始尊重一个生命的個性和選擇,才得以成全属于他自己的成长。

2.

張愛玲曾經在造人裡寫道:

小孩是从生命的泉源里分出来的一点新的力量,所以可敬,可怖。小孩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糊涂。父母往往不了解自己的孩子,而孩子大抵都看穿了父母。

年少時,覺得這是多麼有力的語句,寫出了自己不被瞭解的內心,可當我自己成為母親,才發現無論有多少理論和經驗武裝在頭腦裡,仍舊擺脫不了无能与无助,一次次的嘗試,再一次次的重新開始,然后才发现成为妈妈是多麽的不易。

當大多數人都在討論自己的孩子已經一頓吃到120ml,睡前還能吃到270ml,一個從來不知道孩子到底吃了多少的全親餵母乳的媽媽,會有多徬徨?如果再別人的孩子又同時早早睡過夜,生長曲線高高在上,是不是會被擊潰最後殘存的母乳信念?當大家都在談論早教,談論教養,談論興趣愛好的培養,談論性格的塑造,談論專注力……即使相信放了牛,牛自己會吃草的媽媽如我,也會陷入深深的矛盾和糾結裡。

說放手對媽媽而言是何其的難。

學著接納他對吃喝拉撒睡的選擇,學著接受明天他就跟你說不再需要媽媽,學著去理解他將擁有和自己設想完全不同的生活,學著承認不論抓得多緊終有一天也要放他遠走。

有一本讨论父母对孩子的影響其實微乎其微的書,叫《教养的迷失》。雖然裡面的理論這麼多年來被爭論不休,但我覺得他有一點絕對沒有爭議,就是與其糾結在那些細枝末節的教与養問題上,不如去享受跟他們共處的天倫之樂。

因為他是遗传、环境和無數次的偶然,而最终将成为他自己。

3.

這幾年育兒的話題真的如火如荼,八零後大多已從莽撞少年升級成為父母,原本已安撫深藏在記憶裡自己曾經成長的各種問題隨之重新翻湧,帶來的焦慮讓我們想要用更科學,更內涵,更高級的方式育兒,於是,各式探討育兒的文章湧現,怎麼怎麼餵養,怎麼怎麼教養,怎麼怎麼訓練,怎麼怎麼應對各種情況……

卻似乎沒人想要談談該怎麼「成為父母」。

從我當了母亲後,我才发现「成为母亲」这個詞不是一个完成时,而是一个进行时,我永远都在学习成为母亲:學習成為一個只會吃喝拉睡的嬰兒的母親,學習成為一個不會表達只會生氣的學步兒的母親,學習成為一個初入世界焦慮不安的幼兒的母親,也將繼續學習成為一個少年的母親,一個叛逆青少年的母親,一個追尋世界的少年的母親,一個擁有自己家庭的男人的母親……

从六个月的自然派媽媽走来,經歷理論與現實的洗禮,從迷失裡重拾信念,學著用平等的目光去欣賞我人生路上最重要的同伴之一,也許我仍舊會在某一刻迷失,但我開始享受這一路的探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