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做的,不过只是心存善意

好友打来电话,说的是一件旧事的新发展,因为曾经她的一个失误造成的结果开始显现,而这个结果却是如此的难以弥补。 进攻一方因为法律出身使出各式的处心积虑,而受损一方律师无奈之下建议采用非常规的手段,隔着电话,我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她情绪的失控。 因…

幸与不幸的结果

朱天文在《荒人手记》里的一个小片段,阿尧是同性恋,他的妈妈有次被亲戚调笑阿尧不婚,这个妈妈说,我的儿子不结婚是一个没结婚的问题,而你的儿子结了婚却是千千百百个问题呀。 我并非同性恋的支持者,但看看6月纽约的同性恋大游行照片中,那些头发花白,…

最初的信仰

晚上和父亲在QQ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边和别人在网上厮杀围棋,我边在电脑上看iPhone的开发教程。这是难得的时候,一直聊到深夜。 说晚安之前,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有机会还是去做律师吧。我开玩笑说不是不可以,而是不愿意…怕没有…

外头有场战役正如火如荼…

这是鲍勃迪伦的一首歌,却正好可以用来形容近段时间,因为海盗湾案件一审判决出来后越发不可收拾的互联网版权之战。 话题再次聚焦在知识产权上,这是互联网不可言说的硬伤,每次的提起,必定都是沉重无比。 到现在为止,没有人,也没有哪个国家的法院,及其…

好律师能不能也是好人?

还记得当初念法学时的力量和信誓旦旦,现在想起来,觉得是因为过多的受到欧美电影和港剧对正义律师光辉形象刻画得相当成功的影响,而这一念就是7年。 7年完结,到最后不想自己的人生堕入到王浩先生所言律师这个行业“…于人生无大意义,赚钱而已…”的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