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从书报亭到触摸屏的跨越

音乐天堂

盈在微博上@我,说《音乐天堂》复刊了,以新媒体的方式,还顺便相互调侃了一下说这是暴露年龄帖,然后就想起那时候房间书柜上那台经常绞带的大收音机,盈说,她还画过我边听音乐边复习的样子。

那时候,欧美似乎还是书本上遥不可及的存在,但一个透明的文件袋,一本书,一盘磁带(有时候是两盘),似乎就是我们世界里欧美音乐的全部,而它也对我完成了在大学时成为朋克乐队鼓手的启蒙。

大学之后,音乐来源的扩展让它很快淡出在我的音乐世界里,之后的某一天,已经工作的我刚认识艾先生没多久,我们在成都逛一家书店的时候,又再次看到书架上摆着《音乐天堂》,最后的那一期,我又再次掏钱买了它回家。

iPad上,下载很快,然后李二这名字在多年后再次出现在眼前,然后突尤地问:”你相信重生吗?”

音乐天堂

失去了纸张触感和歌曲间磁带滚动沙沙作响的时光魔力,我跟盈说,听完看完,觉得情怀果然不再啊……不是它变得不好了,它跟以前一样,字里乐间它情怀依旧,是我们不再,时代不再。

一本关于听觉的刊物,当声音响起,总是更容易让每个从当年走来的人感怀时间的力量,关于一场从书报亭到触摸屏的跨越,个中滋味,每个人都各有体会。

曾经它存在于音乐无价的美好时代,而现在这个连音乐下载都要过去了的时代,它的重生,是否如期待般,带着涅磐的姿态。

一本关于听觉的刊物,什么都不用多说,就让音乐响起来吧。

***
现在iPad上能免费下载到第一期,免费期限到3月31日止。
怀旧的人儿,在虾米上能找到以前《音乐天堂》全部各期(含特刊)的音乐,可以下载

1 Comment

  1. 似乎逝去的年代,总是最好的,那将来到底还会不会更好呢?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