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時光

曾經對友人說過,如果有一天我在網絡上消失了,代表我過得更好了。然而,殘酷的真相卻是,在搬到臺南生活的欣喜和獲得新生兒的喜悅裡,也擁有更多的挫折和沮喪。

以前,最怕的就是弄丟了自己,而現在幾乎沒有什麼時間想到所謂的自己,如果有過那麼一瞬間的自我衝了出來,也在瞬間被一聲「媽媽」、一個急迫解決的程式bug、想要讓他趕緊吃完飯,趕緊睡著,趕緊把工作完成的焦急中,數到三就要睡過去的瞌睡蟲裡被消耗殆盡。當我在深夜裡半夢半醒著餵奶時再次想起這些,想起曾經從容自我,如魚得水般的生活仿佛如前世般恍惚,想要想清楚到底從什麼時候就開始注定了改變,年紀越來越大?結婚後?回頭台南以後?成為母親以前?『以前』與『現在』的界線卻已然混沌不清。

又是6月,我的生日,結婚紀念日和回頭臺南三個人生的重大轉變都發生在這個月裡,讓我每到這個月,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思緒萬千。

這個屬於我的季節再次拉扯著我,認真敲打鍵盤準備重新開始梳理這缺席已久後的萬千思緒,在這自我、妻子、家庭、母親、還有半个創業者的多重自我分裂裡,開始獨立出一個自我去思考去紀錄去書寫,哪怕是凌亂的且說且走,也算是對這些獨一無二的時光和自我的一種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