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上海

噢,NO!我們並沒有回到上海生活。

一座城市,需要你生息相通,肌膚相貼地去愛過、活過,才算熟悉;
一座城市,需要你千山萬水、長途跋涉地遠離它、隔絕它,才算真的看清楚。

從去年12月我們第一次返回上海,這已是第三次回來這裡。記得第一次回來時,艾先生說,我覺得我們好像從來就沒有離開過這裡。

1.
出發那天早上我們五點就出門,在香港轉機時遇到嚴重delay,抵達酒店讓小亨安然睡下時已快晚上十點。艾先生匆匆去樓下買了KFC當作我們兩人的晚餐,就在一切收拾妥當之後,我坐進沙發裡,咬進一口漢堡,內心裡不禁發出「嗯~~」的吶喊,熟悉的KFC又重返味蕾。

想起第一次在台南M買雞腿,點餐小姐問我要辣的還是不辣的,我說辣。當我咬下第一口就連忙問是不是拿錯了?艾先生吃了一口才說,沒錯,這就是台灣口味的M,歡迎來到台南。

雖然這些看似標準化流水線出來的食物是最沒有代表性的,可在我心裡偏偏是這些在全球各地都吃的到的食物,才是除了當地特色口味外最有當地特色的味道。因為我在四川吃得到真正的川味火鍋,在台灣卻不能,在美國也不能,然而我卻能在四川吃到勁辣雞腿堡,在台灣也能吃到(在美國應該也可以吧?沒去過…),但味道卻因為地域口味的差異而不同,當我走過越多城市,在不同的城市吃著相同的食物,吃的越不是食物本身,而是對城市的記憶。

2.
如今上海外送一應俱全(應該大多數城市都這樣了吧,只是我還未在別處體驗過),連麻辣燙和香鍋這種完全客製化的東西都能在手機上點單,半小時後門鈴就想起,我們每晚都在桌邊喝著小酒吃著烤串,聊著目前生活的困境和未來可能的改變,小亨在不遠處熟睡,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我們剛來上海時的樣子,落拓地窮著,對未來的各種可能抱著無比的熱情和期待。

說來真的很奇怪,回來上海就會沒來由的想把生活認真的一過再過,每天都會買菜做飯,上午下午都會帶著小亨出門遛彎,連看著皺皺的衣服都有想要熨燙的衝動(只是沒有熨斗),這次更是看完了一整本散文集。反而在台南生活變得得過且過,買菜做飯不用想,衣服就想直接塞進抽屜(但實際還是會疊一下啦),應該已經有兩年看不完一本書了……當然不是因為有了小孩的緣故(再說他也跟著我們一起來上海),我反而覺得如果沒有他的存在,生活應該會加倍的得過且過,反而是他把我在一定程度上拉住,不至於徹底趴下去。

有時候可能就是因為一個小小的點不對,整個人怎麼都好不起來,連自己都覺得還真是矯情,老是糾結在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上,就像進了漩渦,就算自己知了,也會任由多米諾骨牌一直往下倒。

再想想,也正因為在上海的自己由裡到外都那麼認真的生活著,我才更愛這裡吧。我愛的其實是在上海的自己,那個擁有生活的自由和心靈的自由,想要把生活怎麼過都可以的自己。

3.
還在念高中時(快二十年前了)沒來由的就想要來上海,那時希望能在這裡開一家書店咖啡館畫廊混合風格的店,那時上海不過是地圖上的一個名字,曾經覺得那是年少只想遠走的叛逆,但如今我更認同是自己和這個城市注定會相遇,高考未能如願考到上海,之後人生的陰差陽錯仍舊帶我來到這裡生活,跟著艾先生回頭台南後,依舊未曾割斷與這裏千絲萬縷的緣分。

重返上海,我仍舊像少年時那般愛著這裡,只是少年時的愛都是情不知所起,而現在則才知深淺。

2 Comment

  1. 这段时间在乐山,因为外婆要搬家,我开始清理一些我的旧物,看了看高中时我们的通信,你那时真的执着的一心要去上海。

    [回复]

    阿喵 回复:

    對呀,命運真的是一種很懸的東西~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