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年。此时 (三)

这次重回乐山,我基本是随时都在吃。我要承认,我真的很不稳重,特别是在面对美食的时候。 于是,我拍的每一张吃的照片基本都是糊的,因为太着急想要放进嘴里。 最糊的那张,是我吃得最感慨的一顿。陈旧的玻璃瓶,一口峨嵋雪下肚,内心的感动是难以掩饰的。…

彼年。此时 (一)

坐在乐山新广场旁一个叫民土的咖啡馆(估且叫它咖啡馆吧),薇拿起我的相机翻看这两天拍的照片。 “怎么我们这两天都去看的是那么陈旧的乐山”她边翻边说。 后来的两天,我原本是打算要去看看那些不曾见过的崭新的乐山的,我的确也去了,拍了零零星星的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