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的台灣[11] / 又见台南

1. 在我所走过的每个城市都有背面,都有一种生活的真相,迅速的高楼林立、五彩斑斓和繁华极尽,就如同浓妆艳抹下的残败血色,方寸之外总是满目疮痍,大城市如此,远离都市的小城镇更是如此。 而台南,无论街头巷尾还是近郊僻壤,永远都素面朝天,随便走进…

和他的台灣[10] / 未知的路

艾先生有2个表弟,K今年将从台大毕业,而T去年刚进台大,他们是兄弟俩。 刚进台大的T,读森林系。一开始我就被「森林系」给搞晕了,「還有森林系這種系啊?」「學怎麼育林?」「學給樹看病?」「學」… 問了一堆,T都在搖頭,最後都忍不住…

和他的台湾[8] / 身份证背后的我的名

在台湾的第四个清晨。吃过早餐,换上临行前特地买的红色长裙,艾先生已经备好车在楼下等我。 虽然我们在成都领到了红红的结婚证,但艾先生在台湾仍旧是单身身份,也就是说,他要再娶一个新娘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不是大陆新娘就好。今天,我要扮演的,是他生命…

和他的台湾[7] / 第七日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神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 每个周日早上,艾先生的母亲都会去教堂做礼拜,艾先生知道我一定会想去看看,前日就说定了这…

和他的台湾[6] / 生日餐桌上的麻婆豆腐

艾先生带着我在台南市区匆匆走马观花了一圈之后早早就回了家,因为前一天晚上已经约好这天的晚餐是场全部人的家宴,这天刚好是其中一个舅舅的生日。 台湾的天黑得很早,又碰上台风擦肩,雨越夜越大,到餐厅时我都顾不上细细地看上一眼它在雨中流露出的日式风…

和他的台湾[5] / 台南初见

人跟城市应该也会有所谓的缘分,象出生/长大的城市、读书的城市、工作的城市、恋爱的城市、定居的城市、老去的城市…也会相遇太早,或相见恨晚。 那我和台南呢?我还真没想明白。 前一夜的失眠让我们不知道几点才迷糊着睡着,但早起的生物钟一…

和他的台湾[4] / 第一夜

我和艾先生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不远处的电视一直在播着些什么,时间已经走到凌晨3点多。 我们俩都失眠了。 艾先生说:这张床自己睡了三十几年,突然上面多躺了一个人,很不习惯,都睡不着… 而我,因为这个夜晚所意外拥抱的一切,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