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的台湾[8] / 身份证背后的我的名

在台湾的第四个清晨。吃过早餐,换上临行前特地买的红色长裙,艾先生已经备好车在楼下等我。 虽然我们在成都领到了红红的结婚证,但艾先生在台湾仍旧是单身身份,也就是说,他要再娶一个新娘完全没有问题,只要不是大陆新娘就好。今天,我要扮演的,是他生命…

和他的台湾[6] / 生日餐桌上的麻婆豆腐

艾先生带着我在台南市区匆匆走马观花了一圈之后早早就回了家,因为前一天晚上已经约好这天的晚餐是场全部人的家宴,这天刚好是其中一个舅舅的生日。 台湾的天黑得很早,又碰上台风擦肩,雨越夜越大,到餐厅时我都顾不上细细地看上一眼它在雨中流露出的日式风…

第 1 页,共 2 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