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旅 | 国内值得一心奔赴的五个边境城市/线路

每个旅人心中都有一个关于“尽头”的清单,“陆止于此,海始于斯”的陆地之角,海岸边陲遗世的灯塔,或是人烟稀少的极寒之地…这些地方总是闪着神秘的光,引人蠢蠢欲动。

我也有一张这样的清单,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南非的好望角,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分界线智利的合恩角,亚欧大陆最西端葡萄牙的罗卡角,最接近北极点的冰岛北角……这些遥远的尽头,不时就会在内心深处召唤着我,可我仍在期待那个天时地利人和(时间金钱签证)的完美时刻,永远没有尽头…

所幸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能让我不用护照不用签证,不用花去大把的存款和时间,想要去“尽头”,拎包就走。

下面五个边境线路/城市是我勉强称为环中国行之旅(因为当时没有去西藏、海南、台湾,甚至是广西)后的私心推荐,每一个尽头,绝对都值得一心奔赴。

 

这不是一个边境城市,而是一条边境线路,漫长十个月旅程里两段最难忘的旅程之一。

原本计划到喀什后就要返回乌鲁木齐往内蒙古去,因为住的青旅有两个女孩第二天包车走这条路线,刚好还有位置,临时起意决定加入,毫无预料地踏入了一段终身难忘的旅程。

 

。喀什 。


喀什,丝路的重要出口,玄奘和马可波罗都曾在这里驻足。这是一个会让人有种身处中东感觉的地方,据说当年追风筝的人也有来取景。

街道的陈设,房屋的样式,电视里的语言,卖的东西,身上的服装,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片异域。

 

 

和青旅的老板娘接上头,就一路弯弯曲曲往艾提尕尔清真寺后的老城区前进。在这个全国最大的清真寺后面,留存了一片不大的老城。

因为拆除这些用泥和木头搭建的中东式老房子,空气中弥散着黄色的风尘;

从还未拆除完毕的残垣断壁中可以看到曾经精心的装饰,装饰的风格和我们通常的概念相去甚远;

路边,整齐排满的卖菜人,飘香的囊店,卖唱的老人,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一下子就被这一切紧紧的包围,让我有一种身处异国中东的错觉。

这里有跟阿富汗太相似的建筑,据说追风筝的人也曾经在新疆取景完成拍摄。不知道阿富汗的空气中是否也弥漫着和这里一样的味道,其中应该有着这里感受不到的绝望和苦难的味道。

喀什也有象每个城市一样宽阔的街道,喧哗拥挤的商城,将这个城市的老城区遗留下不多的部分分割开来。清真寺后面的那片老城将要拆除殆尽,现有最大的两片老城在这个日趋现代化的城市中的存在价值变成了观光旅行之地,而因此还得以保留。

这些老城里面依然居住着上万的当地人。在这些我们觉得摇摇欲坠的泥土房内,有着他们最温暖而不愿离去的家。

宁静的小巷里面,孩子们拿着自家的水桶水壶奔跑着去提水,路上不断的相互打闹嬉笑;

冬暖夏凉的房里,妈妈包饺子,姐姐在屋内绣手工,孩子趴在地上看电视;

拐角的小女孩羞怯的对你说他们不擅长的普通话——“你好”,语调生硬,却可爱至极;

他们在这里过着再世俗不过的生活,那种简单和安定却让人欣羡不已。

 

。大巴扎 。

第二天刚好是星期天,青旅的老板娘说,一定要去看东南边的巴扎,每个星期只有一次的巴扎。

这个一星期一次的巴扎完全不能用大,人多,物品多…这样类似的词语来形容的,那画面是无论凭什么样的想象都会不足以形容而相差甚远的。

这一天的巴扎分了很多片区,有专卖牲口的,有专门卖鸽子的(这里的人很喜欢喝鸽子汤),有专门卖狗的(多是牧羊的),有卖木材的,有卖吃的,还有卖驴拉车这样生活用品的…

而我只在牲口区就被憾住了,流连于此以致错过了其它同样憾感十足的巴扎场面。

一片空旷的泥土地广场,木桩早早就被一排排整齐的列好,奶牛、耕牛被一只只分别拴在这里,而旁边卖驴的,人和驴及驴车都全部挤在一起,再往里的羊区排列得那是整齐得完美,他们相互握手,大声说我完全听不懂的话语,大笑或者皱眉,牲口在一旁大声的叫着,一片生机盎然。

 

。塔什库尔干 。

从喀什前往塔什库尔干,是一趟帕米尔高原之旅,中学地理课本里面,被称为中亚屋顶和世界屋脊的那一片土地。

从启程的那一刻开始就一路向上,直到海拔4500米左右的慕士塔格峰山脚下。

一路,雪山,就在身边陆续展开,在时隐时现的阳光中壮观得无与伦比,那是伸手就可以触摸得到的无与伦比,近在路边,不过几十米的距离。我们象是被这些无名雪山包裹中的小生物,在他们的引导下缓慢而小心的向前穿行。

路途中这样无声壮阔的风景让途中经过的有名的喀拉库勒湖都在内心里相形见绌。

如果真正的风景都真的只在路上,那么,目的地又意味着什么?

 

有兴趣可以去4号冰川,当时我们运气不好,风雪太大,只走了一半不得已中途返回,去过的人拍出来的照片真的只能词穷,无力描述的美和壮观,慕士塔格峰不愧被称为“冰川之父”。

 

 

路上会途径喀湖,喀湖并没有因为收费而被围起来,公路就在旁边,喀湖几乎是可以在任何角度被远远的一览无余,但如果不是拼车,而是坐公车的话,要想公车在这里停留的几率并不大,即使路边有一个很明显的客运站牌。

 

 

塔什库尔干非常的小,屈指可数的几条马路,因为车辆的稀少而显得异常的宽阔。县城东西南北道路的尽头都是壮丽而突尤的雪山,将其包裹在中间。

 

这里最著名的应该就是石头城了。

一座有着罗马时代印记的古城堡,一片漆黑的废墟之上,空无一人。

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一个西域王国的王城,位居丝绸之路的中道和南道的汇合点,什么“雄踞要津,气势雄伟”,早已不见。

一个繁华城市的梦,醒来的时候,只剩一片荒凉。

 

爬上最高处,下面就是纵高的崖,不论曾经是王的寝宫,看到更壮观的风景,还是烽火守护之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都已经逝去千年,眼下的不远处的草场上,清晨的炊烟和山林的雾气一同升腾,细细流淌的水波荡漾着反射出阳光…

这里纯粹得让人难以置信。

 

。红旗拉普 。

从塔什库尔干到红其拉普,一百多公里,海拔再次上升到4700以上。在烈日炎炎的6月,除了寒冷,我并没有任何的高原反应。

国境之西;
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口岸;
丝路在国境的终点,众多骑行者前往欧洲的必经之路;
战火纷争不断的克什米尔地区;
当时正在对塔利班开火的巴基斯坦;
……

任何一个都可以让人觉得,那该是一个怎样惊心动魄的地方。

它,却有着天高地远的宁静。

Tips:这条路线建议最好从喀什包车出发,整条路线都会是终身难忘的记忆。

 

 

这里的曾经是沉重得提也提不起的流放之地,这里的现在是无数人心驰神往的应许之地。

在电影《过界》中,伊犁成为那个自我救赎的目的地,驾驶着汽车,怀着破碎的梦,疾驰在荒漠的公路上,扬起漫天的风尘……

来到这里或者向往这里的人都可以算做是被流放之人,这从古到今都没有改变。

古时,被国家流放;现在,被自己流放…

半个世纪前,林则徐被流放至此时不知这里是何景象,而当我将自己流放与此时,连自己都觉得这样的流放太过奢侈。

这里的草原太富饶,牛羊太闲散,阳光太充足,生活太安详,美景太多…流放的荒凉之感却太少太少。

 

。赛里木湖 。

这里有令人忘却尘世的美,任何语言都是多余。

 

。那拉提草原 。

世界四大河谷草原之一,不是想象中一望无际的草原,却同样美得让人惊叹。

牛羊满地,山坡山坳中散落的毡房,守护羊群和主人住宅领地凶狠的牧羊犬,潺潺的溪水…

可以体验骑马感觉的地方太多,除非你是骑马高手可以在这里策马奔腾,否则建议在这里就放弃骑马吧。

徒步翻过不高的山坡,去往这片草原深处,那里有最真的哈萨克牧民和更宁静的草原美景。脱下鞋淌过溪水,才觉得自己不再是观光匆匆的过客,而成为草原上的一分子。

P.S.:想要见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记得要秋天来这里。

在那拉提镇上吃饭时,别忘记了吃上一份当地特色的马肉纳仁。

 

。霍尔果斯口岸 。

 

在雪山的映村下,空旷的广袤土地上唯有的建筑显得异常的雄伟。

口岸开放成旅行之地,界碑、国境线、在山头上高高的遥望对面的哈萨克斯坦,未免显得俗气并充满了太多的虚荣感。

这里是很多骑行者出境的口岸,这让这里有了些许之于我的特别的意义。可惜,今天并没有看到这样的身影出现在这拥挤的人群中。

哪里都不去,就站在排队等候过关的人群中,想象着有一天我驼包通过这里,开始我的穿越之旅。

 

。伊宁市 。

据说,伊犁桥的长河落日很美。来到这里的这一天,刚好是六一儿童节,桥上桥下和桥边的公园都挤满了快乐满满的孩子,他们让我想起,我也曾经有过这样单纯简单而快乐的日子。

 

在桥头买了一个一块钱的手工冰淇淋蛋卷,里面满满的羊奶香味,口感细腻,外壳香脆,远远超出城市里流水线生产出来的高价冰淇淋的味道。

没能看到长河落日就被迫离开了,因为转头那一瞬间发现背包旁突然伸出的手,让我魂飞魄散,打扰了这里优雅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站在挤满了当地人的回旅社的公交车上,跟售票员在下车站点和该付多少钱上更沟通不畅,我顿时变成少数民族,或者更象是外国人。下车时,售票员退给我多付的钱,让刚刚在桥上遭遇第三只手的阴霾一挥而散。

没有汉人的汉人街,美味的原始抓饭,街头卖冰淇淋的酷似欧洲人的大叔,还有没能看到的伊犁桥长河落日…都让我对这原本心中荒凉无比的流放之地留恋不已。

Tips:这条线路包车或公交都可以。伊犁一线还有一些周边景点,像赛里木湖、那拉提草原可以一路玩,包车终归还是方便一些。

乌鲁木齐也有一些旅行社提供几日的伊犁旅行线路套餐,要省心,跟团也不错。

 

 

公路口岸和鐵路口岸

从海拉尔到海满一级公路,路牌商的文字就多了一种语言-俄文,这注定满洲里不是普通的城市。

没想到,在千般万想的猜测中,满洲里最终为这趟旅程的后段重新激荡出浓墨的一笔。

 

满街的俄罗斯车辆和金发俄罗斯美女,小餐馆里面几乎只为接待俄罗斯人准备的菜单和见到中国人进店的惊异表情,没有国内其它城市的风格,却用简单干净的街道和不大的城市带领我进入它的世界。

 

从喀什到满洲里,刷新了我对960万平方公里的认知。

 

我脑海里面对中国地理想象最深最久的,不是西部大漠的荒凉,不是西藏的神秘,不是沿海城市的现代文明,不是广袤草原的风光无限,而是关于腾冲漠河这条只在地理上有存在意义的一条线。

从哈尔滨启程前往漠河,一千多公里,火车,长达21小时,穿越对我而言同样神秘的大兴安岭,一路的山峦叠嶂。

火车上下铺的大叔一直对我背包千里迢迢到漠河来显得异常兴奋,他眼中的漠河和我们眼里我们生长的土地一样,平凡无奇,却是别人眼中神往的别处。

到这里的时候,刚好是夏至后的几天,书上说夏至前后一周都是最有可能看到北极光的。

真正到这里才知道,其实这里几乎是看不北极光的。每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几十年的当地人听到我问他们关于是否看得到北极光时,他们都只是乐呵乐呵,然后无一例外的说“反正我从没有见过北极光…”

要离开的那天,旅店的阿姨兴奋的跟我说,她的朋友在前一个星期的凌晨,看到了北极光,可漂亮了,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激动坏了。

虽然我对北极光并没有奢望,但听到阿姨激动的描述,也跟着为这片平凡的土地真正拥有这片神奇的光线而激动不已。

一江之隔的俄罗斯和边关哨所

凌晨三点的天空

Tips:到漠河最推荐方式应该是火车了,从哈尔滨出发,穿越大兴安岭,一路虽然时间不短,但是沿途也值得注目。

 

 

 

丹东,一个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的城市,在沈阳汽车站,买上票就出发,旅途的愉快就是毫无预期。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从小都再熟悉不过,但站在这条江边,面对宽阔平静的江面,匆匆流走的江水,内心依旧难以平静。

江面上横跨2座大桥,都通往朝鲜,只是其中一座用剩下的一半满怀历史,鸭绿江断桥,那座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被炸断一半。

桥的断处依旧那么醒目,但已经没有当年的模样,就像一条断了几十年的手臂,已经没人再记得当初血肉模糊的样子。

在断桥上碰到一位老人,他说他已经30年没来了,今天特地来看看,一路上走得很慢,眼里尽是泪水。

站在江边,远远望见对面的朝鲜,是那么的平静,一片绿意之中,还有一座摩天轮,向我们彰显着他们“舒适而骄傲的生活”。

。一步跨 。

这里绝对是让人无法平静的地点,对面的朝鲜一马平川,遍种玉米,这边的丹东山峦叠嶂,一条细细的水流隔开了2个世界。

老天终究还是这么的公平,给予他们丰沃的平原,而只给我们陡峭的山峦,哪怕我们之间只有一步的距离,那也是天壤之别。

。虎山长城 。

虎山长城,抵达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长城真正的东段起点。去过西边嘉峪关的长城第一墩,再到长城的东端起点,老天真是对我不赖。

这里几乎没有什么游人,整条长城都空幽幽的。一直往上,有几处都是很陡很险的路,基本上需要手脚并用,在7月炎热的天气加上没有下透的雨,湿度非常高,撑着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全身上下的衣服几乎可以拧出水来。

终于还是没有能爬到那最高处,去体会那是否有不胜寒的感触,却想起8岁时候去爬八达岭长城时候不到最高处就不回头的执着。

没有太多的游人去打扰这个城市人们的生活,一切都那么自得其乐。

在丹东的几天,天气一直都阴沉沉的,让这个包含历史的城市更加显得陈旧,反而让我看到属于它本身的气质,饱经沧桑的心,和满脸风霜。

Tips: 丹东算是这五个线路里最容易抵达的城市,也真正算得上是边境「城市」的地方,市区有很多旅行社都有朝鲜的线路,顺道从这里出发前往朝鲜,也是好选择。

 

– 首发自公众号「乔那时光」,请勿转载 –

 

-The End-

 

时光里

不负我心

关注「乔那时光」

发表评论